這是一篇分頁文章看看吧(二)

中國的稀土利用始于20世紀60年代在鑄鐵、鋼材中的應用。以紅星新聞記者查閱的大量文獻資料來看,稀土的應用與稀土分離密切相關,尤其是高技術領域,對單一稀土的純度要求特別高。

但直到20年代70年代初,中國的稀土工業也僅僅可以分離出混合稀土,并不能夠足以對17種金屬元素進行分離提取。

“(彼時)中國的稀土化學只能夠分離出來混合稀土,然后把它做成金屬,這就是打火機用的打火合金,這是不分離的混合稀土。”在東北師范大學教授朱晶等人對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光憲進行的訪談中,徐光憲這樣介紹。

在這樣技術落后的情況下,不僅大量的稀土原礦被運往國外,國際上也封鎖了對中國單一稀土的出口。

據徐光憲回憶,當時法國有一個羅納·普納克(Rhone Poulenc)廠,后來改名為羅地亞廠,生產工藝最為先進,全歐洲也僅此一廠可以將稀土中16種元素分離出來。據稱,中國曾想購買它的技術,但要價太高,且生產以后必須轉賣給它,再由它的商標向全世界推銷,代價太高。

“大家都想爭口氣,自己研究。”徐光憲稱。后來,也正是“爭口氣”的決心,讓徐光憲打破了這一局面。

1972年,在北京大學工作的徐光憲接受了稀土分離的軍工任務。研究方向轉到稀土科學領域,此后長期致力于稀土分離提取的理論研究與工藝開發。

1975年,徐光憲經過刻苦攻關,提出了串級萃取理論,為中國稀土工業獲取高純度的單一稀土作出貢獻,實現了中國稀土產量的飛躍,被國際稀土界稱為“中國沖擊(China Impact)”。2009年,他榮膺“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被譽為“中國稀土之父”。

技術取得突破后,從上世紀90年代初起,由中國分離的單一稀土大量出口,使得國際市場的稀土大幅下降,一些國外生產廠家不得不減產、停產。中國也從稀土資源大國,轉變為了生產大國、出口大國。

直到目前,中國已形成完整的稀土工業體系。具有完整的采選、冶煉、分離技術以及裝備制造、材料加工和應用工業體系,尤其是在采選工藝和先進的分離技術上領先全球。

這是一篇分頁文章看看吧(二)

↑稀土礦。圖據視覺中國

市場

“一車稀土可以賣20多萬”

近日,紅星新聞記者在我國稀土三大儲量地之一的江西贛州采訪調研時,一位普通的出租車司機向紅星新聞記者感嘆,在上個世紀90年代,大量大大小小的稀土廠開始開采和分離稀土,然后進行出口。

稀土分離技術被普及前后,據贛州本地人對記者講述,在贛州的稀土市場,也出現過不少“蠻荒往事”。“以前稀土還沒有這么受重視的時候,我們下面縣城的很多農村里修房子,直接把稀土當成普通的材料,修建成房子的墻來住。”后來,隨著技術的普及,當地人發現稀土能帶來大量的利潤,“稀土有多貴?一車的稀土可以賣到二十多萬去了!”他感嘆稱。

那么,彼時的稀土原礦和單一稀土都賣去了哪里?上述人士告訴記者,“從我們身邊的那些廠來看,大多數都賣給了日本。”

實際上從數字來看,美國和日本也一直占據我國稀土出口的前兩位。2016年,中國稀土出口美國數量占出口總額比30.28%,出口日本數量占比29.7%,出口荷蘭數量占8.28%。

正是這一段“蠻荒往事”,讓我國平均出口價格在15年后下降了60%。一組數字顯示,從1990年到2005年,中國稀土出口量增長了近10倍,可是平均價格卻從1990年的14美元/kg降至2005年的5.5美元/Kg。

直到后來,隨著國家推動稀土企業的聯合重組,建立稀土開采的專家審查制度等措施,2006年開始,稀土價格終于走上正軌,行業也逐漸規范。

這是一篇分頁文章看看吧(二)

↑稀土礦產。圖據視覺中國

未來

“應該向高端應用領域發展”

進入2010年后,中國對稀土行業的管理步入了新的階段:除了取消稀土出口配額制和出口關稅制度,全國的所有稀土產業也開始進行整合。

2016年,稀土“十三五”規劃正式出臺。其中明確,2020年底,北方稀土集團、中鋁集團、中國五礦集團、廈門鎢業股份有限公司、南方稀土集團、廣東稀土集團六大稀土集團,完成對全國所有稀土開采、冶煉分離、資源綜合利用企業的整合,形成科學規范的現代企業治理結構。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ppmjeo.tw/a/NBA/20190618/4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