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軍哨,主宰這一秒(二)

第二部 籃協制度業余滋生CBA賽場爭議判罰

對于爭議判罰,中國籃協已經制定了諸多預防措施:比如允許錄像回放輔助判罰,比如設置技術代表職位幫助裁判處理復雜問題,但是很可惜,這些制度都沒有能夠很好的遏制一而再,再而三的爭議判罰。

怪誕制度:CBA錄像回放制度僅限每節最后一投 可觀察內容

八一究竟有沒有24秒違例,其實當場根據錄像回放得出結論并非難事。然而,由于籃協此前對于錄像回放的使用規定,使得裁判和技術臺拒絕使用錄像回放。

從上賽季開始,中國籃協決定可以通過回放比賽錄像來決定最終判罰,但是對于相關規定卻做了嚴格限制。用觀看錄像回放來判罰的情況只有在每一節的最后一投時才能使用。一是判斷最后時刻的出手投籃,是在結束之前還是在比賽時間結束之后;另一個就是看最后一投有沒有踩到3分線,從而判斷是3分球還是2分球。相比NBA的錄像回放規則:查看“惡意”后,常規時間最后2分鐘,加時賽任意時刻……

顯然,CBA的錄像回放規則過于死板和拘泥。

中國特有“技術代表”意為輔助裁判執法 “和稀泥式”處理方式常不作為

“技術代表”這個職位屬于中國特色,NBA的賽場根本沒有這樣的職位設置,每場比賽籃協都會指派一名技術代表在現場協助裁判工作,負責記錄臺的整體管理,輔助裁判員解決賽場出現的復雜情況。從理論上來講,這樣的設置并無不合理之處。但是很多情況下,技術代表為了“維穩”經常會采取一些“和稀泥”的處理方式。

但是很顯然,CBA的技術代表并沒有很好的起到相應的作用。同樣是八一對陣青島,上賽季做客青島,八一違反規定臨陣更改名單,張騁宇換下王磊。賽后再被質疑此事時,當值技術代表示,自己已經問過領導,默許這次違規行為。

而上賽季天津與東莞隊的比賽中,最后關頭天津被對手犯規,卻遭裁判“忽視”。隨即,天津男籃所有隊員拒絕退場,教練組也要求觀看比賽錄像。然而當技術代表崔毅反復觀看錄像時,看到東莞男籃后衛約什的手的確攬著申屠駿的左手時,無奈地說了句,“這個裁判太年輕了,你們給予理解吧!”

技術代表越俎代庖判罰時有發生 09年“6.8秒”公案曾致技術代表遭辭退

在球場之上,裁判的判罰理應具有絕對權威,但中國特色的“技術代表”的維穩原則不僅表現在“和稀泥”上,有時候也會出現越權判罰的事例。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四年前的一段公案,當時在廣東與天津的比賽中,全場比賽還剩2秒鐘結束,廣東絕殺不中,當值主裁吹響了結束哨聲。此后,廣東隊主教練李春江立刻沖到技術臺理論,理由是自己叫了暫停,但是技術臺并沒有執行。經過一番交涉之后,當場技術代表陸坪宣布:再賽6.8秒,結果廣東完成絕殺。后,技術代表被籃協取消當年CBA聯賽技術代表工作權利。陸坪成為CBA歷史上,第一位被點名取消工作權利的技術代表。

09/10賽季北京vs新疆,北京球員的一次干擾球為被吹罰,時任新疆主帥的蔣興權立即找到技術代表理論。當時的技術代表居然示意技術臺為新疆加上兩分,替裁判“彌補”了一個誤判。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ppmjeo.tw/a/CBA/20190618/4926.html